新闻中心

News
新闻中心
真火还是虚火?政策扶持、人工智能时代加持少
 

  现在孩子们的课外补习班,最火的可能就是少儿编程了。自从2015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《关于“十三五”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)》首次提到STEAM、创客教育等科创教育名词后,少儿编程开始在国内萌芽。

  在经历了2018年快速奔跑的一年后,也有人开始质疑现在市面上诸多少儿编程课程的实效性。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投资机构对这个赛道的看好,2019年刚开始不久,就已经连续有几家少儿编程初创企业获得融资,并且还刷新了相应轮次的最高融资额。

  日前,少儿编程品牌“核桃编程”正式宣布团队已经于数月前完成了1.2亿元A+ 轮融资,此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,老股东XVC、源码资本跟投,安可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。

  证券时报从公开数据了解到,这是迄今为止少儿编程领域A轮融资最大的一笔交易。此轮融资完成后,核桃编程A系列轮融资总额已经超过2亿元。

  据悉,核桃编程创立于2017年7月,历经一年多发展,目前单月营收已突破1500万元,总付费学员数十万人,学员续报率及转介绍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与仍处于A轮融资阶段的“核桃编程”相比,“编程猫”显然是这个赛道中更加“成熟”的企业。今年1月下旬,“编程猫”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,由光大控股旗下光控众盈资本领投,老股东展博创投持续跟投。尽管具体融资金额没有透露,但是据了解,“编程猫”累计融资已经接近6亿元。其上一轮C轮融资发生在去年5月,由招商国际、松禾资本等多家投资机构联合投资,总金额是3亿元。

  这个创立于2015年的少儿编程品牌,在整个垂直领域内主攻上游部分,开发了底层的编译器、解释器、软件运行环境等,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工具、社区和教学内容三条产品线。

  资本为何看好这个赛道?高瓴资本在“核桃编程”的融资新闻稿上表示:“编程是世界性的语言,正在成为与未来对话的窗口。因此,提供更高效可靠的教育解决方案,帮助孩子们拥有更卓越的思考能力,是少儿编程教育行业的使命与责任。教育是面向未来的行业,少儿编程教育更是一份面向未来的事业。”

  少儿编程赛道真正在国内起飞的标志,大致是从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后开始。规划中指出,要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,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

  在这之后,越来越多家长开始关注到少儿编程。而随着人工智能在生活多个场景逐渐得到应用后,人们也意识到人工智能时代即将到来,家长们对孩子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规划,也开始让自己的小孩子接触和学习编程。

  如果说少儿英语是素质教育的“老大”,那么少儿编程在2018年的表现已经成为了当仁不让的“老二”。据艾瑞咨询研究报告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—40亿元,用户规模约1550万。报告认为,未来随着宏观利好政策的不断出现,行业规模将在5年内达到300亿元。

  根据IT桔子的数据统计,截至2018年8月底,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机构数量达到50多家,创业公司总数大概有200多家。但其中大多集中在种子轮和天使轮阶段,拿到C轮融资的公司只有一家。

  这意味着,市场竞争虽然激烈,但是准入门槛偏低,行业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。同时这一阶段也意味着这个赛道极容易出现“乱象”。

  事实上,大量少儿编程培训机构通过夸大语言宣传吸引家长,例如“乔布斯11岁开始编程,成为一代传奇”、“比尔盖茨13岁开始编程,31岁成为世界首富”等等。也有媒体调查发现,多数培训机构存在收费价格高、无资质办学、教师无证、学费被违规挪用、课程体系良莠不齐、课程内容缺乏统一标准等问题。

  同时,据了解,现有机构大多采取“借鉴国外体系+自主研发”相配合的课程设计,而自主研发大多依照创始团队的个人经验,课程的合理性并未得到大量实践验证。加上优质师资非常匮乏,行业也没有统一标准,行业整体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。

 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少儿编程属于素质教育的一环,在当前并非刚需,近期仍难敌应试教育的大局,这也导致少儿编程行业发展的驱动力有所欠缺。

  创新工场执行董事张丽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少儿编程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课程生命周期短,或者体现为脱课率高。她指出,现在市场的编程教育只有通过Scratch承载的低龄版编程教育,接下来直接跳转到程序员开发的成人版编程教育,中间没有一个面对青少年的过渡阶段,断层比较严重,亟待去开发。

  张丽君指出,现在才进入少儿编程领域已经有点晚,因为已经进来的企业有上百家,拿到获得融资的也已经有三四十家。目前多数的一线投资机构都已经在这个领域布局了。这个市场的确是蓝海,但是短期的市场空间也没有那么大。

  有教育学者表示,必须厘清的是,目前国内的“少年编程课程”,更像是一种通用的启发式训练,用以引导学生们掌握一定的程序模块意识、学习策略、逻辑思考能力等等。这与某些家长想当然地认为“编程教育”能让孩子们学会编写代码、当程序员和工程师的想法几乎毫无关系,更不用说试图以此来复制乔布斯、比尔·盖茨等天才当年的传奇了……

  令人担忧的事实是,“虚火”越烧越旺的少儿编程教育,大有重走“全民奥数疯狂”老路的风险。

  核桃编程创始人曾鹏轩也曾表达了自己的担忧,他认为教育市场普遍具有较大的市场规模,但它同时是一个“慢”领域——需要静下心来反复打磨教研。但在市场过热的情况下,不懂教育只懂生意的从业者也会进来,这种浮躁会影响行业的整体发展。

  对于旁观者而言,需要清醒的一点是,目前少儿编程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,还需要市场各方持续共同培育。或许唯有开放合作、将行业做大,才能最终共同获益。


活动五-新宝5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-新宝5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-新宝5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新宝5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新宝5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